沙皇国际客户端

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翟天临道歉获赞38万,一个寒门博士决定去死

今天是 华人瞰世界 陪伴您的2081

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 华人瞰世界精选推荐 ·

ID: zzdshg

2月14日下午,中科大博士刘春杨的遗体,在水库一处芦苇荡被发现。

此时,距离他失踪,已有八天。

八天前,是农历腊月二十六,此前刘春杨和家里通电话,说东西收拾好了,马上回家过年。

但当晚凌晨4点半,他独自离开学校宿舍,走向水库,此后,再也没有回来。

促使他自杀的,正是自己的博士学业。

91年出生的刘春杨,安徽省合肥市肥西县丰乐镇,家境并不富裕,本科,硕士皆就读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他从小到大都是别人家的孩子,是父母的骄傲、整个家庭的希望。

但在博士这条路上,本该3年毕业的他,苦苦求索了4年半,甚至还无法毕业,要继续延长。

快30岁的男人,上有年迈的父母等着奉养,下有自己的前途茫茫。

中间看着一起上学的同学,要么有房有车婚姻幸福,要么继续深造如鱼得水,而自己不仅没钱没房也没有爱情,甚至连最擅长的读书,都做不好。

这绝望,谁能云淡风轻地顶住?

他觉得自己无颜面对殷切地父母,也无法面对失败的自己,这份愧疚与绝望,在喜气洋洋的春节氛围衬托下,像是一座难以跨越的高山。

谁也不知道,当他独自一人冒雨走向芦苇荡时,被论文压垮的心是多么悲凉。

网友Too cold 曾总结过,那些读不下去的寒门博士,为什么会走入绝境:

没有固定收入,为了学术耗上全部心血,却无家无业;

碰上混蛋地导师,当牛做马、被当作免费劳动力使不说,还没有尊严,经常被呼来骂去;

自己的学术成果,被冠上别人的名字发表,想反抗,却被威胁不顺从就开除,或延期毕业;

父母都是年过半百的普通职工,一旦放弃,愧疚父母22年来辛劳供养......

眼看着30了,同龄人要么去了更广阔的天地深造,要么早已事业顺利、婚姻幸福,只有自己,孤独地走在一条看不清未来的路上,没有鲜花和掌声,只有日复一日的挫败与绝望。

每一天,都是对人自尊心的折磨。

最后,他用了4个字,形容这一场对学术的求索:

无期徒刑。

据调查,中国有2000万在读博士和研究生,而39%以上的博士,都有抑郁、焦虑的症状,是普通人的6倍。

可即便如此,仍有大量的学子,前赴后继。

为什么?

因为他们不仅胸中怀有对知识的尊重与好奇,也想通过知识改变家庭的命运,能过上更好的生活。

但残酷的事实告诉我们:普通人通过读书改变命运的希望,已经极其艰难。

就在寒门博士因为论文写不好,压力过大选择去死时,明星翟天临论文写都没写,“光荣”地成了北大博士后。

这件事被人扒出来后,翟天临发了一份避重就轻地道歉声明:

这份含糊其辞,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错误的声明,随即获得了38万点赞。

可是这件事情并没有就此打止,更让人触目惊心的,还在后头。

翟天临的博士导师——陈浥,被扒出,只有本科学历,没有论文,根本不符合当博导的要求。

北京电影学院院长,张辉,利用职务之便,用公款拍关于自己和妻子的电影,胁迫明星学生杨紫、张一山等人出演烂片,只为哄比自己小24岁的学生娇妻高兴。

谁都没想到,学校的腐败堕落,竟严重到了这般丧心病狂的地步。

从一个明星培养学校,到国家最高等学府,无一幸免。

然而,如此触目惊心的乱象,并没有引起大家的重视。

翟天临发了道歉声明之后,网友纷纷表示:原谅他。

因为他是个明星,搞不好学问,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就连“德艺双馨”的大导演谢飞,也发长文力挺翟天临:

“对犯过错误,有污点的人,特别是年轻人,千万不要一棍子打死。不要因为人设崩塌就封杀!”

道理没错,但用到这件事上,桌子只想说:永远不要轻易原谅。

并不是大家“不善良”非要捶死翟假博士,而是因为翟天临这件事,问题的根本不在于学术不端,而是赤裸裸的学术腐败。

一个连毕业论文抄袭40%的人,是如何避开制度,顺利毕业的?

一个连导师名字都搞不清楚,没有核心期刊论文的人,是如何成为最高等学府的博士后的?

这期间,是谁罔顾学术道德,无视学校制度,一次次向他大开方便之门,堵了辛苦求学的刘春杨们最后一条生路?

对翟天临们的原谅,就是对学术腐败的纵容,就对不起千千万万心怀理想,在学海中因苦苦求索而秃头、抑郁、乃至连命都没了的学子们。

因为要给翟天临开后门,被录取的硕士导师高敬瑜,落选了。

他的一番努力付之东流不说,即使第二次被录取,但时间已经错过了。

学者评级有年龄要求,一步晚步步晚。

也许只是因为一次后门,一个踏实努力的学者,这辈子所能达到的成就全被毁了

而翟天临要学位干什么呢?

树人设,方便捞钱。

最让人悲愤的是,这样的暗箱操作,不仅存在于北京电影学院,也大量存在于以学术著称的高等学府中。

2月11日,网友@平凡的世界overlooker爆料称:

2018年3月22日,华南理工大学计算机学院,院长张军、党委书记练伟杰、纪委书记杨毅仁、副院长余志文,竟然胆敢直接篡改考生的面试成绩。

目前,涉事人员已经停职接受调查。

被他们改分以后,5名原本没考上的学生考上了,2名原本考上的学生却落榜了。

想象一下:

你辛辛苦苦备考,认认真真做学问,以为是自己不行,所以落榜,所以博士毕不了业。

然而现实却是,不是你不够好,而是你没有竞争者那么有钱、有权,所以被挤掉了。

如果刘春杨是翟天临,别说写不好论文了,即使没写论文,也能被轻松录取,然后顺利成为博士后;

教育资源沦为钱权交易的商品,这根本不是轻飘飘的学术不端能揭过的。

说到这里,你大概会明白:

桌子为什么说,千万不能轻易放过翟天临们。

因为原谅翟天临们,就是间接默认学术腐败的正确。

假使我们默许这件事发生,放任这一现象泛滥,最后导致的后果必然是:

普通人通过教育改变命运的道路,会被彻底堵死。

不仅寒门难出贵子,就连小康之家的孩子也没有通过知识改变命运的机会。

日本人18年来,拿了18个诺贝尔奖。

很多中国人都问,凭什么?

如果你看过他们对待学术的态度,你就会明白,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14年,小保方晴子涉嫌论文造假,被单位开除,受到全国唾弃;其导师、曾被认为有望获得诺贝尔奖的干细胞界顶尖专家,笹井芳树,为此自杀谢罪。

随后,学界开展自净运动,制定法规,设置监察委员会,从根源防止学术不端行为发生。

仔细搜索就会发现,在日本,涉及学术问题处罚严厉,因此杜绝了学术腐败的可能。

想一想,为什么中国这么多年来,没能像日本一样,出现这么多杰出的学者?

有很大一种可能是,真正热爱求索,有天份的人才,根本没有继续更进一步求知的机会。

他们被挡在了知识的殿堂之外,甚至连一个准入资格都没有,他们的眼前挡着两扇门,一扇写着钱,一扇写着权,两扇门合起来,明晃晃的写着“学术腐败。”

教育是国家的根本。

它不是一块奶酪,谁有钱,想动就能动。

它应该是一个社会对努力者的奖赏,是每一个普通人最公平的希望,是一个国家最根本的良心。

对待学术腐败,我们应该坚决的说不。

否则,下一个面临不公的,就是你我。

“起先他们卖博士学位给明星,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读博;

后来他们给研究生改成绩,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考研;

再后来他们操控高考,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早考完了;

最后,他们开始祸害初中、小学,轮到我孩子的头上,然而此时,风气已成,再也没人能帮我说话了。”

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文章作者简介:桌子,身高1.85米,有八块腹肌的兼职男模。前南方航空公司职员,著有畅销书《你只是假装很努力》,新书《我们终将与美好的一切相遇》现已温情上市!。三观比五官更正,思想比套路更深。新浪微博@桌子的生活观 ,个人微信公众号:桌子的生活观(ID:zzdshg)。

赞(33)
分享到:更多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