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皇国际客户端

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国内核心期刊+工科类《企业产权多元化对环境污染的门槛效应检验探讨》

企业产权多元化对环境污染的门槛效应检验探讨

摘 要:为探求企业产权多元化对环境污染的影响,通过分析2010年和2017年我国30个工业行业的平行数据,检验企业产权多元化对水环境污染影响。发现企业产权多元化与环境污染之间并非线性关系,总的来说,工业行业国有化程度提高,水环境污染排放降低。通过门槛效应模型检验发现,国有化程度的提高都有助于改善环境,即企业产权多元化会恶化环境。当国有化程度处于中间水平时,才有利于环境改善,也即产权多元化会缓解环境污染。但程度存在差异,当污染排放强度较低时,产权多元化有助于降低污染排放强度,而当污染排放强度较高时,国有化才是缓解环境污染的最优选择。因此,在推进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中,应当更要明确企业的环保责任,决不能为追求经济而牺牲环境,企业要时刻秉承绿色发展是思路更是出路的新时代思想。

关键词:产权多元化;环境污染;门槛效应

  一、前言

党的十九大开启了生态文明建设新时代,进行全面部署。此次报告就生态文明建设提出了新论断,首次将“美丽中国”作为建设生态文明的远大目标,是现实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重要内容。这就要求在经济快速发展的过程中应以平衡发展为重点,不能因发展而牺牲环境,影响人民群众的幸福感。然而生态文明建设任重道远,摆在眼前的就是严峻的环境污染问题,尤其是水污染事件频繁发生给环境保护带来新压力和新挑战。水污染日益严重究其罪魁祸首就是资金雄厚的国有企业竟演变成为排污者,而不是治理者。譬如四川省王中王瓷业有限公司违法排污三年多,水污染问题惊动了中央环保督查组,被问责18名领导干部被问责,究其背后竟是该企业的前身是国有企业,使得该企业形成一贯强势有力国有企业对待环境污染问题的那套作风,在调查过程中环评手续缺失、环境审批疏漏以及惩治手段温柔等情况一而再再而三地放纵企业对环境的迫害,企业并没有秉承绿色发展是思路更是出路的新思想。

如此震惊四方的水污染事件不得不将环境污染治理难度与企业所有制(产权)联系起来。根据现有文献,产权与环境污染关系的理论讨论是由Ohori开始的,但谈及但产权多元化与环境规制并将其放置于同一理论模型加以探讨的是Beladi和Chao开创的,他们利用古诺模型分析了产权性质对环境质量的影响,认为产权多元化会恶化环境。但是随后的研究在此基础上放宽了产权完全私有化或者产品差异的既定条件。从数学的角度,认为产权多元化有助于改善环境污染问题。还有研究表明产权多元化与环境污染存在现行关系而不是非线性关系。近年来,探讨企业产权多元化与环境污染的理论模型不断的完善,但关于此的实证研究却寥若星辰,因此需要进一步探讨企业产权多元化与环境污染之间的关系,并进行有效验证。然而本文通过利用2010年--2017年中国30个工业行业的平行数据,采用门槛模型检验企业所有制是否与混进污染存在所谓的非线性关系,并从实证角度做出验证。

值得一提的是,本文研究在两个方面进行补充:一方面是,越来越多的研究认为产权多元化与环境污染存在非线性关系,但大都是理论模型的演示,缺乏较强的实践性,同时也未用实证检验来说服。基于此,本研究将从实证方面着手,以补充理论上的空洞抽象。另一方面是从绿色会计、审计方面来分析产权多元化与环境污染之间的关系,以期待更好地阐释两者之间的内在联系。

二、产权多元化与环境污染之间的联系

为探讨产权多元化与环境污染之间的密切联系,将采用2010-2017年中国30个工业平行数据作为样本研究,且数据的原始来源均来自历年的《中国工业经济统计年监》《中国环境年监》《中国能源统计年监》以及《中国科技统计年监》。同时,由于《国民经济行业分类》分别进行了3次修订,研究样本之间行业分类并不是非常细致,在不影响各行业之间数据真实性的前提下,为了获取更加直观平衡的数据,将一些不影响此次研究的行业进行适当的删除或者合并,整理后的中国工业分类及相关数据如下表:

表1:2010年-2017年工业行业国有经济比重与COD排放强度

序号

工业行业

2010年

2017年

国有工业产值比例(%)

COD排放强度(吨)

国有工业产值比(%)

COD排放强度(吨)

1

煤炭开采、洗选业

58.70

5.13

45.03

3.58

2

石油、天然气开采业

88.03

2.04

86.42

1.09

3

黑色金属矿采选业

16.85

2.10

13.40

1.20

4

有色金属矿采选业

31.66

23.45

23.57

4.43

5

非金属矿采选业

13.78

3.24

7.06

1.2

6

农副食品加工业

7.27

29.63

3.24

28.54

7

食品制造业

8.49

12.36

2.20

10.91

8

酒、茶及饮料制造业

18.80

10.56

11.43

10.44

9

烟草制品业

99.12

1.56

99.51

1.18

10

纺织业

2.87

20.15

1.02

19.15

11

木材加工及竹藤等制品业

3.21

3.41

1.14

1.02

12

造纸和纸制品业

7.94

57.07

6.39

33.54

13

印刷业及记录媒体的复制

12.34

1.52

5.20

0.61

14

石油加工、炼焦以及核燃料加工

70.78

2.12

63.04

2.04

15

化学原料以及化学制品制造业

22.7

24.80

11.23

23.03

16

医药制造业

15.28

5.62

7.69

5.23

17

化学纤维制造业

16.87

17.89

2.89

14.25

18

橡胶以及塑料制造业

6.07

0.85

4.05

0.16

19

非金属矿物制品业

10.27

1.45

8.05

0.36

20

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

36.35

1.66

22.27

1.33

21

有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

29.45

1.53

22.46

1.10

22

金属制品业

6.01

1.12

5.45

1.02

23

通用设备制造业

14.75

0.89

7.73

0.78

24

专用设备制造业

20.12

1.05

12.45

0.86

25

交通运输设备制造业

43.83

1.10

36.81

0.35

26

电器机械及器材制造业

9.13

0.24

7.73

0.13

27

通信设备、计算机及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

9.89

0.58

7.03

0.36

28

仪器仪表及文化、办公用机械制造业

10.81

1.30

11.24

0.23

29

电力、热力及其他供应业

92.33

2.23

94.68

0.15

30

其他制造业

17.24

1.62

23.04

1.72

(一)企业产权多元化与COD排放强度   

从“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经济成分共同发展,到毫不动摇地鼓励、支持和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可以看到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体制发生的历史性变化,该变化使得非公有制经济也得到了其成长发展的舞台。表1展现了2010年-2017年国有经济比重的同时,也明显看到了非公有制经济的迅速发展。

由整合归纳和删除部分不影响此次研究的工业数据后制成表格1,纵观表1可以看出,30个工业行业的化学需氧量(COD)排放量与国有化程度并不存在机密程度。从工业行业分类来看,无论是2010年或者是2017年,国有比重最高的前五名行业分别是烟草制品业、石油加工、炼焦以及核燃料加工、电力和热力及其他供应业、石油、天然气开采业、煤炭开采、洗选业。虽然2017年烟草制品业国由2010年比重99.12%上升至2017年比重99.51%和电力、热力以及其他供应业由2010年比重92.33%上升至2017年国有比重第二位94.68%,但中的来看国有比重占比位居前列的依然是上述五个行业,并没有发生太多变化。从所整理的30个工业行业国有比重均下降8个百分点,同时也有个别行业有所上升或者我保持相对不变,但纵观所有工业行业国有比重都是呈下降趋势。与此同时,国有比重下降较快的行业有煤炭开采和洗选业、有色金属矿采选业、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化学纤维制造业,国有比重平均下降12个百分点左右。这些数据说明了,混合所有制经济改革背景下,我国工业行业国有比重呈现出逐年下降的趋势。

图1:2010年工业行业化学需氧量(COD)排放量情况

图2:2017年工业行业化学需氧量(COD)排放量情况

从污染方面看,图1和图2分别能直观清晰地将2010年-2017年工业行业COD排放强度呈现出来。从图1可看出2010年工业行业COD排放强度位列前五强分别是造纸和纸制品业占总的23.97%,其次是农副食品加工业占总的12.45%,第三是化学原料以及化学制品制造业占总的10.42%,最后是有色金属矿采选业9.85%以及化学纤维制造业占7.51%,以上五个行业总COD排放量达152.79万吨,占总排放64.2%。相比起2010年,2017年中这几个行业也是COD排放量最大的行业,从图2可以看到纺织业COD排放量挤进了污染排放大军前五列,而国有比重占比较大的有色金属矿采选业却退出了此行列。综合以上数据及图表来看,除了个别行业外,其他工业行业的COD排放量都有所下降,同时发现化学需氧量(COD)排放量最大的行业,也往往是下降最快的行业。

(二)比较分析

图3:2010年企业产权多元化与污染排放强度的情况

图4:2017年企业产权多元化与污染排放强度的情况

为了更直观地探讨企业产权多元化与环境污染之间是否如相关研究所说的这两者之间存在所谓的线性关系,由此根据表1分别绘制出图3和图4能清晰地看到国有工业比值与环境污染之间并不是简单的线性关系。从图3观看2010年国有工业比重较大的行业并没有出现排放强度增强的现象,譬如石油天然气开采业、烟草制造业以及电力、热力和其他供应业等行业是国有比重较高的几个行业,但是其化学需氧量COD排放量并不是随升高,相反其COD排放量是较少的企业,因此仅从图3可以看出国有工业占比的高低与环境污染中COD排放量的高低并不存在线性关系。图4所反映的2017年国有工业比重与环境污染之间也是如此,国有工业比值的升高或降低并没有引COD排放量的升高或降低,也就是说这两者之间并不存在线性关系。但是,图3和图4都呈现出了随着国有工业比重的下降,多次相继出现COD排放峰值,这就是所谓的“门槛效应”,有待进一步验证。

(三)从绿色会计、审计角度分析环境污染

绿色会计又称环境会计,以货币或者实物为主要计量单位,考核企业自然、人力以及生态环境等资源的成本价值,从而平衡企业人力资源和自然资本,使得能全面反映企业的社会效益。随着混合所有制经济改革不断推进,实现了政企分开创造了产权条件,并引入了其他形式的所有权,使得原有国有企业投资主体的多元化,即产权多元化造就了相互制约的混合所有制,打破了政府作为国有企业主要投资人而任意支配或者左右企业投资、经营等局面。从绿色会计的角度出发,要求企业要充分考虑可持续发展的问题,将企业的生产、消费以及相应的生态循环纳入到企业会计核算中,以平衡和揭示会计主体的是否能给社会带来相应经济影响。国有工业虽与环境污染之间看不出之间的线性关系,但国有工业在发展过程中却不可忽视其对环境所作出的污染贡献率,因此国有企业应充分认识绿色会计的重要性,建立企业绿色会计,通过核算企业的社会资源成本,准确地反映出企业生产总值和企业生产成本,方能促进企业挖掘内部潜力,同时也能强化企业环境资源意识,维护社会资源环境。另一方面是从审计的角度分析环境污,审计是国家专门机构通过运用专业方法对被审计单位的财政、经营活动以及相关资料的合法性、真实性、效益性进行审查和监督。对国有企业进行经济效益审计或财政财务审计,审计以其公正性、权威性对所作出的任何评估或判断都是值得认可的,企业通过审计从而能清晰认识自身的情况,实现可持续发展。

三、门槛效应检验

为了检验企业产权多元化与环境污染之间的联系,在以往研究经验和获得可靠数据基础上,并根据理论分析,国有化程度与环境污染的关系可能因产权多元化或者国有比重程度的不同而不同,有上述所列举表格和图,可知企业产权多元化与环境污染之间存在“门槛效应”。基于此,根据汉森面板门槛模型,试图建立企业产权多元化与环境污染之间的门槛效应模型。

(一)门槛效应模型设定与变量定义

从理论上,企业产权多元化与环境污染之间存在“门槛效应”,为此构建两者之间的模型如下:

(二)门槛效应检验

进行门槛效应检验需要分为两步:一是,门槛效应检验,首先要确定门槛的个数,从而锁定模型形式。在已经设定的门槛效应模型下,依次对没有门槛变量、一个门槛变量以及两个门槛变量的情形进行估值,从而获得值,同时采用自抽样方法获取值,详见表2。二是,门槛效应估计值的验证。同样在设定的门槛效应模型下,门槛估计值和95%的置信区间详见表2。

由表2可以得出,当以企业国有化程度为门槛变量时,化学需氧量(COD)排放量出现了双重门槛,工业氨氮则存在三重门槛,然而工业废水却不存在门槛。当COD排放强度作为门槛变量时,工业COD排放量、工业氨氮以及工业废水都存在门槛。同时通过表2可以清晰看到,无论是以国有化程度还是污染强度作为门槛变量,所研究的产权多元化对环境污染都出现了门槛效应,且当以国有化程度作为门槛变量时,环境主要污染物之一的工业氨氮的门槛值高达31.720,同时95%置信区间取值在[31.720,34.450]。然而工业COD的门槛值在以国有化为变量时,其门槛值也竟分别达到了7.710、12.610;当以污染排放强度为变量时,工业COD存在双重门槛,其中之一的门槛值也高达15.822,这足以说明企业产权多元化与环境污染之间存在门槛效应。

表2:门槛效应检验

(三)进一步对门槛效应模型分析

在设定的门槛效应模型下,采用固定效应模型和聚类稳健标准吴方法进行回归,以检验产权多元化与环境污染的关系(详见表3:门槛模型固定效应估计)

由表3可以看到,当国有化程度作为门槛变量时,由化学需氧量(COD)排放量和工业氨氮的估计结果显示,国有比重占比提高时污染强度逐渐降低,有利于环境质量的改善。但从个别估计结果看时,就会出现不一样的结果。譬如从工业COD估计结果,从弹性分析角度看,需要求国有化程度<7.71%或者国有化程度>12.61%,才能证明国有化比重升高对环境改善的作用非常大,即就是企业产权多元化对环境的污染更大;当国有化程度处于中间水平,才对环境损害的作用略小。然而但看工业氨氮估计结果,结果表明当国有化比重低于12.65%时,企业产权多元化会恶化环境,不利于环境改善。当以污染排放强度为门槛变量时,不同符号的估计系数表明:当污染排放强度降低时,国有化程度提高会加重环境污染,即企业产权多元化有助于降低环境污染;当污染排放强度升高时,国有化程度提升会降低环境污染,也就是企业产权多元化不利于缓解环境污染。

综上所述,并非所有的国有化程度的提高都会有助于环境污染的改善,即企业产权多元化就会恶化环境,要结合是以国有化程度还是污染排放强度为门槛变量,并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方能准确看出企业产权多元化与环境污染之间的关系,并且还要看是从工业COD排放、工业氨氮还是工业废水角度探究企业产权多元化与环境污染之间的关系,才能准确判断出国有化程度的提高是否有助环境改善。

四、结论

近年来,环境污染问题日益严重,然而工业水污染是环境污染治理中非常重要的部分。工业COD排放是环境污染中主要的污染物,2010年该化学需氧量(COD)排放约占全部污染物排放的45%。为了建设生态文明,切实改善环境质量,需探讨企业产权多元化与环境污染之间的关系。然而根据相关研究发现,两者之间存在线性关系,但缺少实际验证,为此利用了2010年-2017年30个工业平行数据,采用门槛效应模型检验两者之间的关系,同时从绿色会计、审计教的分析环境污染,以期待更好的诠释企业产权多元化与环境污染之间的关系。研究发现企业产权多元化与环境污染之间并非简单的线性关系,当分别以国有化程度和污染排放强度为门槛变量时,所获得的结果截然不同,并且处于同一门槛变量中的工业COD排放、工业氨氮以及工业废水所呈现的结果也不一样。

当以国有化程度和污染排放强度同为门槛变量时,门槛检验结果显示,不论国有化程度处于何种水平,国有化程度的提高都有助于水环境改善,即产权多元化会恶化环境。当国有化程度偏低或偏高时,才能明显看出国有化对环境质量影响,而当国有化程度处于中间水平时,不容易看出其对环境质量的影响。另外,当污染排放强度较低时,产权多元化有助于降低污染排放强度,而当污染排放强度较高时,国有化才是缓解环境污染的最优选择。

参考文献:

[1]胡钰,刘艳虹.辽宁省2014—2017年污染环境违法案件分析[J].科技经济导刊,2018(8).

[2]魏钦国.国有企业改革中的公司法人治理结构问题分析[J].法制博览,2018(11).

[3]秦昌波,葛察忠,刘倩倩,苏洁琼,王金南.中国煤炭环境成本内部化的经济影响分析[J].中国环境科学,2018(2).

[4]易传和,彭梨.两型社会背景下长株潭城市群经济发展与环境质量关系研究[J].金融经济,2018(6).

[5]孙丽文,陈继琳.基于经济-环境-社会协调发展的绿色创新绩效评价——以环渤海经济带为例[J].科技管理研究,2018(8).

[6]吴雨.环境规制、自主创新与重庆市工业绿色全要素生产率增长——基于行业异质性的实证研究[J].经济研究导刊,2018(9).

[7]永春,朱帅,雷砺颖.中国资源、经济和环境发展水平与协调度的研究[J].经济与管理评论,2018(1).

[8]张博,韩复龄.环境规制、隐性经济与环境污染[J].财经问题研究,2017(6).

[9]宛群超,杨晓岚,邓峰.外商直接投资如何影响省域创新效率——兼论环境规制的空间调节效应[J].科技管理研究,2018(5).

[10]张军民.混合所有制与国有企业产权多元化改革[J].企业改革与管理,2017(11).

备注:本文仅供欣赏,未经作者允许,不得抄袭。

赞(76)
分享到:更多

评论 抢沙发